你爱雷我们就是朋友

这儿笙筱,删稿狂魔注意。
过激角色cp厨。
是文手也是画手。

大本命是明非,然后是亮亮
但是现在我最爱雷!!!!!

墙头很多数不过来,喜欢的人也很多数不过来,基本是男孩子。
cp一般吃bg。cp不吃厨的人受向。
大多杂食

雷点:
腐!女!癌!✘(划重点)
其实是佛系。
bg,bl,gl都吃
但主要是bg厨。
企鹅1014826173
来找我玩啊

是愿赌服输了。
群里的赌粮
是国王游戏的剧情
第一张放了觉得画得最爽的地方
往后翻还有...
铅笔画好糊啊但是我不想动板子
冷死了jpg
@Abukun 下次我一定要赌赢...

关于我喜欢的人的生理期突然造访我该怎么办在线等

是群里大家的接龙!!!

艾特各位神仙,我拉低水平了😭😭

第一棒布布 @Abukun

第二棒谷雨@谷雨·世界第三艾厨

第三棒草莓 @傻草莓子

第四棒笙筱 就是我,全群最菜

第五棒小圆 @云云云

!!!请雷艾同胞们加入我们大家族!869834773😭😭

你还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吗!不!欢迎加入组织!!!

  【阿布】

雷发觉艾玛不太对劲。

其他人似乎没察觉出来什么,毕竟艾玛和往常一样,正常的起床,正常的用餐,但是在雷的眼里都透着一股不对劲。

小女孩的演技明显越来越纯熟,雷放下古籍松了松手腕跟了上去,随意的穿过跑闹的孩子们,侧身挤开一扇还来不及关上的门,咔哒一声落了锁,对着惊讶的女孩挑了挑眉。

“说吧,怎么了?”

艾玛愣了愣,然后又笑起来打哈哈,“什么?雷你再说什么啊?你出去啦!我要换衣服啦。”

雷没答话,也没有要出去的意思,黑发少年静静的看着她。锐利的目光似乎看破了一切,艾玛突然觉得嘴角有些僵硬,肌肉酸重,明明原本干涩的眼眶突然决堤。

雷瞪大眼睛接住猛冲进他怀里的艾玛,过于突然的展开还没给他反应时间,就听耳边女孩哽咽,“雷……怎、怎么办……我流了好多血……我是不是、是不是要死了……?”

【谷雨】

“什么!“瞳孔紧缩,这样的发言让他的脑中瞬间产生了一整片的空白,连接住艾玛时都稳稳夹在胳膊下的书都因为没拿稳而摔到了地面上。

“发生了什么?!伤处在哪里,我去拿绷带和消毒药……最近没有遭遇什么激烈的战斗,难道是原来的伤口裂开了么……"虚扶着艾玛的手臂在无意识的颤抖,慢慢的移动到床边,”你先躺着,我去――“

放开的的手被抓住了。

从手腕上还能感受到只稍微热一点的温度,正要迈步出去的雷稍显僵硬的转过了头。

“伤处,伤处……不是之前的伤……“带着惊慌和一点苍白的笑脸浮现出一丝红晕,”伤处在……那里……我昨天尝试过止血了,可是没有用处。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止住,我……“

空白的大脑重新开始运转,看着少女手指指向的地方,一直表现博学而冷静的雷终于反应过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手习惯性的打算敲向那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却在接近时放缓了力度变成了大力的揉搓。

大家好我是雷,我现在慌得一比。

【草莓】

  虽然知道了是什么情况,现在的场面还是让雷有点手足无措――毕竟他从来没有遇见这种事。

   作为孤儿院里的[大孩子],这种事也只能先发生在艾玛身上,但他却一点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雷看着眼前的可怜虫,不免有点小小的自责。

  “怎么办……雷……”艾玛抬起头,有点痛苦的看着雷,“这样真的没事吗……我…我好害怕……”她拉着他的手有点颤抖,“我…我肚子有点疼……要是真的有什么事……”“…别乱想。你别怕,没事的……”

  放在她头上的手缓缓滑下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在安慰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你乖乖躺好就没事。”他在艾玛身下垫了一张折起来的床单,帮她把被子盖严实,思索着下一步改怎么办。

  书上怎么说的来着?可以缓和这方面症状的……红糖?对,红糖水,应该不会错的。“艾玛。”雷看看这个窝在被子里的小家伙,“我去给你泡红糖水,你在这好好呆着,别乱动,我马上就回来。”说罢他起身,向外面走去。

  “雷!”他听见艾玛的声音,又转过头去,“怎么了?”“嗯……谢谢你!”她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像往常一样充满了活力。“我等你回来……”

  “嗯。”雷的嘴角浮起了一点不易察觉的笑容,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笙筱】

  

  雷手里晃动汤勺搅拌锅中翻腾的热水,红糖已经化了,锅中的水泛起棕红色来。

  真是出乎意料的事。

  雷垂眸望着锅里的水,心里感叹着。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书上那样的东西会正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大概是因为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孤儿院的那些孩子都无法长大成人,所以他几乎没有考虑过"长大"是什么样子。

  艾玛是女孩子,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雷很清楚。但是在很久以前,他是没有这样认知的感觉的,因为过去那个年纪的男孩女孩没什么区别,更别说是艾玛了。

  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胆小安静,她喜欢成日里脸上洋溢着笑,穿着裙子在孤儿院森林里的大树上跳来跳去,可是她又那么温柔,珍惜每个家人胜过自己的命。

  艾玛是特别的。

  很久以前雷曾经坐在树荫下眺望着她的影子的时候,他就在心里那么告诉过自己。

  他珍视艾玛和诺曼,因为他们是最好的亲友,但归根结底,他心里还是会觉得对艾玛的珍视有那么小小的一点不同。

  记得诺曼在他问"你疯了为什么"的时候对他说过自己喜欢艾玛,他那时候觉得不可理喻,心里除了对诺曼不理智的生气还冒起了一丝他都说不上来的情绪。

  他一直没弄清那样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红糖水的颜色煮至正好,雷微微一愣,回神来关掉火,端起锅把冒乎着白气的红糖水倒进碗里。

  大概暖暖肚子也会好一点...

  他如此想着,又烧了一小壶热水,倒进厚橡胶做的水袋里,接着一手端起碗一手抓着水袋迈向艾玛的房间。

  

  "我进来了。""请进。"

  雷走进她的房间里,马上就对上她兴许是因为疼痛略有些苍白的笑脸。

  "辛苦你啦雷。"

  她笑着开口,伸手把水袋接过来,他说着这个你捂在肚子上会好点,然后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所以说...我是怎么一回事呢。"

  艾玛喃喃自语,虽然脸上还是那副无所谓的笑,但是眸底那份担忧还是倒映到了雷的眼里。

  "没什么事,是生理期。"

  他淡淡开口,小勺舀起红糖水来,轻轻吹了两口,然后喂到艾玛的嘴边,艾玛本来想伸手自己接碗来喝,但是被雷的动作制止住了。

  她只能无奈张口,喝下他喂过来的红糖水,砸吧砸吧嘴又开始发问:"生理期是什么呢?"

  "是女孩子长大的标志。"

  雷回忆着书上的原话,如此念出来,她注意到艾玛的眼里刹那闪过什么光,抬头去看她的眼睛,两人目光正好对上。

  "我算是长大了吗?"

  她的语气似乎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担忧,反而带上了微微的惊喜之意,雷望着她的眼睛一晃神,心里一下子涌起说不上来的波澜。

  他想像以往那样调侃她还是个天真不懂事的小毛孩,却望着她的眼睛怎么也开不了口。

  "长大了就可以像大人一样变得更厉害,保护更多的人了。"

  她笑起来。

  雷突然沉默了,手里本来舀糖水的动作也停下来了,目光慢慢在艾玛的身上打量。

  她究竟是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啊,能为了别人高兴为了别人哭泣。

  他注意到她的脸已经渐渐没了儿时那么圆嫩,眉眼间也慢慢张开来,女孩的心灵在成长,身体也一样,她的身上已经渐渐能看到大人才有的曲线,鼻梁渐渐变得高挺,那双绿色的眼眸似乎也愈发明亮起来。

  是啊,她在长大,他也一样。

  雷也感受到过自己身体的变化,现在他望着艾玛,脑子里才开始想起什么来,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在过去看到的书里,在没有食人鬼的人类世界,男孩长大了会和喜欢的女孩结婚,养育孩子,在一起过一辈子。

  那他们呢?

  雷心里微微动容,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什么。

  他放下手里的碗,垂下眼帘,突然拥抱住坐在床上原本在冲他笑的艾玛。他把头靠在她的肩上,而艾玛还没来得及回神,头刚好埋在了他的脖颈处,自己的脖颈间似乎也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她本来心里一下子慌了,以为雷突然出了什么事,可是接着,她就听到他在她耳边轻语。

  "你长大了,你能保护更多的人的。"

  艾玛没理由的安下心来,心里感慨雷其实是个心里挺敏感的男孩子,有的时候自己也需要照顾他吧。

  她没反抗也没推开,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

  而雷抱着她,艾玛的体温她身上从传来,他闭着眼,又一次回想起过去诺曼曽说过的"我喜欢她"。

  过去那份说不上来的情绪突然就明了了。

  诺曼喜欢她,而他又何尝不喜欢她?

【小圆】

应该是日积月累,厚积薄发,或者...后知后觉。

      但这是不可以的。

   

    雷突然想起他还没告诉过艾玛女孩生理期来时要垫卫生棉,鬼的世界里不太可能有这种女性的生理用品,虽然艾玛说自己做过处理了,但是......啧。

    他轻轻推开艾玛,起身走向门口,出去时不放心的回头拿食指对着艾玛虚空挥了挥,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是一脸唬小孩的严肃:“不要乱动,我去拿点东西,马上就回来。”他真的挺担心艾玛知道自己没什么问题后就直接,总之是没分寸的做些不能做的事,这事他不说的话真的很有可能发生。

   

      得到了艾玛的回答和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后他把门合上,不知为何叹了口气。他放下门的把手,身体靠向旁边的墙壁,背和肩顶着墙替他的身体分担自身重量,他感到了墙和衣物摩擦时的阻力,有着某种冰凉的质感。缓缓地滑落于地,雷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双手捂住了眼睛和额头,这时他出奇的表现出了一种虚弱感。

      

      这里是走廊,随时可能有人过来,三分钟,最多三分钟时间思考清楚这个问题。

  

      刚才冲动了,我不该上前抱住她的。

    他的右手滑过此时显得黑沉的眼眸,捂住了自己的嘴唇。

    不,像以往那样就好,没必要特意疏远艾玛。

他又想起了诺曼,他当时为什么没有把自己的感情说出来。

      因为是不可能实现的,这是一个既定事实。

     艾玛她,实在想不到她对这种有关情爱的感情有什么想法或什么回应,撇去艾玛不说,我们是鬼的食物,现在在鬼的世界里挣扎逃生,我们要改变这个世界,让食用儿童得到自由,哪一条列出来都表明了他喜欢艾玛这件事是不适合说出口的,不合时宜,不顾全大局,且儿女情长。

      不能说,什么都不要做,忘记这份情绪,把情感隐藏起来,没问题的,如果是我可以做到。

    

     他又重新站了起来,手轻放在门上,正是午后,阳光暖茸,光线照亮了一半门,也把他一半的身躯笼罩进来。光尘在空气中沉浮,他站在门的外面,里面有他喜欢的女孩。

     他的胸口起伏弧度稍微大了些,覆在门板的手指轻微抽搐了一下,指腹摩挲了下门细致的纹理,就又快步向前。

    快速的,冷静的,又像是想要逃离什么。

    他向前走了过去。

救命我想扩岛的同好!!
各位看看我!
今天份的雷😭
好像没啥cp向于是不打cp的tag惹
第一张地理试卷上画的
有莫名其妙透过的字...(考试纸张好差)

给艾玛和弟妹做饭。

今天的份也有雷艾。

我就是要说废话

我爱雷(大声)!!!!!

他怎么那么好!!!!!


"这是你与我约定的未来。"


今天也是雷中心的摸鱼
有雷艾成分...

"你最珍视的他们还在你身边。"
祝雷生日快乐!
生贺好赶啊(妈耶)
他真的是最好最好的男孩
我永远爱他😭😭😭😭
有雷艾成分,还有截图

我爱的三人。
是考前的回光返照了。(不是)
有诺艾成分

是库安(什么)
还有两位有骑士精神的先生和他们的公主小姐。
注意避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