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以笙筱

这儿笙筱,删稿狂魔注意。
头像来自黑么,她是世界珍宝!!!
安吹非吹亮吹(过激,他们是心头肉)
过激角色西皮厨。
除了每个坑的本命cp外其他的基本都是杂食请注意!
是文手也是画手。

深坑:
凹凸: ♥安艾♡/安哥,格瑞个人
龙族:路诺♡/明非,鸣泽个人
名柯;新兰♡(快乐白嫖)
火影:佐樱♡/博莎(快乐白嫖)
王者:亮亮,元芳,李白,守约个人

近期:
杀天:ZR♡(双厨)
D5:杰克个人/杰all主杰园杰佣
瓢少:猫瓢猫♡(双厨)
星蝶:Starco♡/Tomstar
小花仙:库安♡
地花:花宁♡
狐妖:月红(白苏)♡/富瞳

雷点:
腐!女!癌!✘(划重点)
安, 非,亮右cp
其实是佛系。
bg,bl,gl都吃
但主要是bg厨。
企鹅1014826173
来找我玩啊

安艾交错04
慢慢更新
开学就是要快乐佛起来
前篇请点进“安艾交错”的tag

杰园注意避雷(高亮)
屠皇杰x新手园3
我是鸽手咕咕咕咕
我开学了画不动了
妈耶

“我来...我来接住你啊凯莉!”
“不需要!”

私设有,我超喜欢女孩子这个发型啊😭😭
很久没画金凯了
日月组真香

我真的好喜欢路诺啊

路明非对于陈墨瞳是怎么看的?
很简单,也很纯粹。
“平常你怂就怂着吧,有师姐罩着你呢。
和喜欢的人住隔壁也蛮不错的。
以后总还是能看到的,我和老大关系那么好。
关键时刻我还可以为你走个刀山火海。
我只想要她不要死。”
路明非总是那么想。
他把喜欢的女孩放得远远的,嘴上答应了师兄的约要去打爆婚车车轴,可是心里却还想着哪天去她和凯撒的婚礼混个伴郎,拿着红酒瓶装作自己醉醺醺的样子冲她笑然后叫一声嫂子。

路明非在杀胚师兄不见的那段日子里问过诺诺:
“师姐,你刚遇到我的那个时候你觉得我是他们口中的师兄还是一条败狗?”
那时候的路明非几乎人生一下子大起大落,从一个默默无闻男青年改写历史变成无数学妹心里想的嘴里念的优秀学长,他取代了楚子航的位置,很多年前的他曾经幻想过的身份。
但路明非心里空荡荡的,这个身份不是他的。他那时候才明白高中三年偷偷喜欢着陈雯雯,每天打星际通宵的他才是他自己,可是周围的人都不认识那个自己了,只知道他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师兄。
他一度觉得很挫败,他想找回楚子航也想找回他自己。
后来他那么问诺诺的时候,诺诺却没像别人一样,理所当然的说起他原来是多么多么的优秀,反倒是开口应到:
“败狗吧。不然我捡你回来干嘛。”

当然不一样,因为遇见陈墨瞳,就像是路明非的人生转折点。
路明非为她付出第一个四分之一,也为她付出最后一个。
要说路明非有多喜欢陈墨瞳呢。
他不知道,他真的自己都不清楚。

军训相关
自设好玩
夹杂(充满)着我的痴汉(变态)单恋日常。

杰园注意避雷(高亮)
屠皇杰x新手园2
我必须要解释一下这个漫画大概是剧情向的,私设其实很多——!并不是完全按照游戏的来,至于前篇提到的屠皇的说法也是想要大概凸显一下这个故事设里“杰克是一个很厉害的监管者”请不要揪着高端局怎么玩杰克不放拜托了!?我玩游戏是很菜我没说过我是人皇或者屠皇我只是引进了剧情小短漫的设定了而已。
这个故事的设定是艾玛是才来到庄园不久的新手,杰克则是在她来之前就是监管者了,有些地方可能会和游戏里有那么一点点冲突?!但是还请谅解!私设很多,就是想画一个自己想的故事!
还有后续,但是更新不定...?

交错03

#接上一篇
前两篇请点击“安艾交错”tag寻找     
顺便说明一下这个是原作线
设定是在凹凸大赛的后期
突如起来发生的“穿越”故事
ooc属于我
很想写写理想中的安哥和艾比渐渐成长的这么一个过程,试着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私设是有的
食用愉快。

        熟悉的称呼在耳边响起。
  艾比望着安迷修发愣,后者却歪头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你不喜欢吗,那我再换一个...”
  “不,不用换,就这个吧。”
  艾比说着,心里莫名涌上一种舒心感,此刻她觉得“艾比小姐”这个称呼是那么熟悉和亲切。
  她认识的那个安迷修常这么叫她。
  “嗯...”
  安迷修有些摸不着头脑,艾比看起来实再太奇怪了,两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她却一副和自己很熟的样子,而且似乎在听到“艾比小姐”的称呼的时候怔了好一会儿。
  不过她虽然感觉脾气有点毛毛躁躁的,但还是很可爱的。
  当然,让安迷修觉得更加奇怪的是自己也觉得她有点熟悉感,虽然并不认识她,但是刚刚看到她一脸不太舒服的样子莫名的自己有点紧张。
  “那么...这里是哪里啊?”
  艾比缓了半天,突然开口发问,安迷修回过神来冲她笑笑:“啊,这里啊,这里是一个很棒的小镇哦!我和师父来到这里快两个月啦,这个星球上的人们都超好的,好像是很多商人之类的吧,经常有星际间的交易什么的。”
  他说着突然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放低了音量念到:“创世神好像赋予了每个星球的人使命,就好像是不可违背的命运一样...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决定呢...说起来我算是幸运了...从小和师父在一起,看到了很多人和很多事情。”
  艾比听着他的话发愣,没想到安迷修小小年纪就开始想这种事情了,自己像他那么大的时候还在冒着粉红泡泡成天想着王子。
  不说那个年纪,似乎就在不久的以前她都还是那个样子,可慢慢的她就不再把找白马王子这种事情挂在嘴边了,改变了她的是什么呢?她也不知道,是凹凸大赛?还是...安迷修?
  “这么说来,艾比小姐你从哪里来呢?是从凹凸大赛回来的胜者吗?”
  安迷修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她听了他的话过后又觉得好笑,开口就应:
  “怎么可能,我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是胜者...再说了...”
  话说到一半她就愣了,她猛回想起来,自己不该出现在这啊,她为什么会来到这像是过去一样的地方还和小时候的安迷修遇上呢?
  原来的凹凸大赛怎么样了?埃米呢?胜负呢?还有...安迷修呢?
  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她记不起来在来到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了,当然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来到这。
  她想着努力去回忆,可是一旦她拼命地想要想起点什么,头就会开始发疼,而且在想要联想与安迷修相关的事的时候更疼。
  在她面前的安迷修很快就发现了她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一下子就不对劲起来了。
  “艾比小姐??”
  “嗯??”
  拼命地想要回忆这个举动在被安迷修打断后头疼感变弱了,她有些恍惚的望着他的脸。
  “你到底怎么了啊,不会是有什么头晕的病吧?” 他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艾比没说话,就这么望着他。
  “哎呀好了好了我不问你哪里来的了嘛,”他冲她摆摆手,“我看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也不安全,不如跟我走吧?我可以照顾你哦?在下是未来的骑士,可以保护你的。”
  毫无预兆的,艾比发觉自己的手被安迷修的手牵住了。
  有些不可思议,“她熟悉的安迷修”手上似乎是带茧的,以往总是比她的手大好多好多倍,能轻而易举把她的手完全攥在手心里。
  可是现在他的手与以前相比好小好小,大概是只有她手的三分之二左右大小,而且软软的,唯一不变的大概是都很温暖。
  “跟我走吧?我不是坏人哦!”
  艾比没有甩开他的手,任由他牵着,心想自己也无处可去。
  “那好吧。”
  她点点头,示意要和安迷修一起走。
  安迷修脸上兴奋的神采突然一下子好像高涨了好几倍,牵着她的那只手使力想要拉动她走起来。
  太好了,她没拒绝我。
  不知道为何安迷修这么在心中窃喜着,一种没来得理由的高兴感就这么涌了上来。
  “走这边。”
  男孩拉着女孩的手在树林里穿行,惊动了林中他们所经过的路旁不高的灌木丛,树叶在被撞压之后上下来回摇戈着,林子里意外的很安静,能听见不大却又有些多数的虫鸣,还有两人脚踏在落有树叶的小路径上的声音。
  越往前走,视野就越发开阔起来了,后来走出了小森林,艾比一刹那被突然强烈起来的阳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来。
  “就是前面啦。 ”安迷修抬起另一只手指向不远处那座有高楼耸立着看起来繁华热闹的镇子。
  “我可以先带你去镇子里逛逛的哦,这里的人可有意思啦。”
   艾比望着镇子,心想着安迷修小时候原来来过这么不错的镇子啊,他生活看着挺不错的,究竟是为什么要去参加凹凸大赛呢?
  凹凸大赛,凹凸大赛。
  一想起这个词,脑子里又开始轰轰作响,泛起痛感。
  阴霾布上艾比原本漂亮的红色眸子,安迷修指着镇子,她的目光却落在安迷修身上。
  那个她所熟悉的他现在在哪呢?